能或不可能少一些心寒,未有人驾驭自身爱您

2020-04-21 作者:诗词   |   浏览(89)

  当得与失互换

图片 1

昨晚我又梦见了你,熟悉的味道,灿烂的笑容,我假装不在意,像久别的朋友般拥了拥你。我说你的书包里是不是装了很多零食,你说我怎么猜得到。打开一看,你的书包里满满都是我爱吃的零食。忘了多久没有梦到你,每次梦醒后都特别想哭泣,没有人知道我爱你,却与你没有关系;我爱你,却无法靠近你;我爱你,却又知道你只把我当朋友而已。

  在白昼与黑夜之间

晚了,为何不安?

不知道你最近过得怎么样,有没有偶尔想起过我,怀念过我,我好希望缘分能够重新安排彼此的命运,不愿再错过你。我始终没有勇气,因为我的坏脾气和不善解人意。这世间本就有太多的不如意,我们想要的不一定就能得到,我们希望的也不会按照我们的意愿进行下去。曾经有过的失落和心痛终将有一天会不值一提,也许那时的我们早已白发苍苍,儿孙满堂,只是回忆起现在的自己,终究还是会落泪。人生总会有遗憾,而我不是那个你用尽一生的运气才能遇到的人。

  能否少一些心酸

夜空的深邃,是你眼里的低迷,而我,低语。
你说:我觉得怎样怎样,感觉似曾相识,似是而非。
今晚,想什么呢?
想念,还是说,怀念。
星空的距离,在你面前低下,你静默,而我,失措。
在有的夜里,它遥不可及,在这个夜里,它却又触手可及。
你告诉自己:这是,错觉。
可知,你总是如这般倔强,否认。
可是,我想你,是清醒的,想念,在这个夜里,清晰,可见。
却又为何这样?这样倔强?
逃避与远离,它是衍生品?还是,你制造的谎言?
谎言,未必吧,未必是你在欺骗?
你在欺骗谁呢?我?他?还是,自己?
可是,真的,好想,看看,只是看看。
看吧,那就是你要的月亮。你说:错了,这只是你的想象。
好想与好像,紧紧相连,而我,在你面前,无需,不必,总是出现,可那不是陪伴,陪伴,它是厮守的诺言。
你讨厌太多的语言。语言,它不是预言,所以,我们看不见。
看不见的都在远方。远方,带来的是希望,遇到更多的是失望。
你早已遇见。可惜,你看不见。
看不见的就在身边。身边,带来更多的是失望,失望的,是你的想象。
那些,都是你曾说过的,一遍,两遍,千遍,万遍。
叹气吗?那就微撇嘴角,稍皱眉头。反正阳光也不总是灿烂。
微笑吗?那就嘴角微翘,眉头微扬。反正她们看不见。
在记忆里的夜,它繁星满天。
月亮比星星明亮,一切,她们说:理所当然,应该是这样。
你厌恶的,是它不存在于想象。我痛恨的,是它存在于幻想。
曾经,如今,一样,都不一样。
你说的,可是,它比月亮耀眼。
好吧,不要轻易告诉她们,它早已在你的世界里,消散。消散的,但又被你怀念,那是你无数夜里伤感的“遗憾”。
告诉我吧,你想要怎样?
还是,不想。
不想,又怎样?
还是说害怕?那又怎样?我,还记得对着楼下吐口水的那晚,你哭得像个孩子那样,让人心伤。
所以,我分不清,白天?还是夜晚?
可是,白天,它不是夜晚。所以,我们在阳光下繁忙,在夜里忧伤。
你说,你的不习惯,就像我一样。
说过一些话,就像孩子的童真,让你微笑,让我难忘。
哪些是你握在手上?哪些是你放在心上?
握在手上的,它不会消散。放在心上的,你不会这样。
别这样,那些,又有什么可惜,还有什么可言,值得留念的,只是刻意的想象。
但是,你若不在意,你也不会这样,你的微笑,它习惯了掩饰怅然。
你厌恶轻易说的语言,轻易的,它们廉价,易变。可是,易变的,只是谎言。
可那些不也是你听过的,一遍,两遍,千遍,万遍。我可以想象,但是,我难以想象。
所有好说的,又有什么好言?
不过,你总会喜欢,因为它们甜。甜的不都是蜜糖,毒药也一样。
夜渐深,路灯,有你所厌恶的,昏黄。
可是,昏黄的,还有你喜欢的夕阳。
你喜欢的,早已日落西山。
所以,你在期待,明天。
明天,隔着今晚,漫长。
所以,你在伤感,因为,未知,让你有不好的预感。
左边,我,右边,影子。
影子,它在你脚下,沉默。
沉默的,是脚步,盲目的,是步伐。
你的步伐,它将走向哪?
你不知道,我不知道,我们究竟去哪?
可你不曾停下,不曾问我。
我看着你,你看着我,一路向前。
可是,你已经想过。那不是你的答案,你害怕,你不要我这样,可那些只是命运的谎言。
最后,距离,在足够远的路上。
路灯,它会把影子扯成界线,获得彼此的默认。
越界,消散,抑或,死亡。
死亡,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活着的时间。
一如走在悬崖边上,左手深渊,右手孤单,我选择落下一万丈。
然而,不都一样,别这样,这又能怎样?
转身?还是,再见?我不想再做那个少年。夜,它不眠。但凡目力所及之处,意味着,它就是遥远,遥远的,不是距离,而是刻意的疏远;陌生的,不是时间,而是人心的离散。
不要问为什么这样,因为,我想。可我想的,并不遥远。
遥远的,让你害怕想象,可远方,不也是你的渴望。
就是了,像你,像我,此时,此刻,此事,难言。
难言的,你却总是这样,就算难以表达,又为何这样,决绝,严肃,一言不发,难道,只是难言?
我想,我知道答案。我想,那不是我要的答案。
不要把影子拉得那么长,在这个夜,它会彻夜难眠,体谅它吧,露珠,泪珠,其实一样,都不一样。
有流星的话,那就许个愿吧,夜里,它如你,少见,让我牵肠挂肚,总是想念。最后,还是害怕听到你说难受,这会让我难眠。
如今夜般,呓语的,只是你曾经的蹙眉惆怅。我只是,仅仅,陪伴。
你的回忆,像风一样的飘渺,像夜一样的迷离,像雨一样的苍茫。
谜语,如你,浅显,易懂,但是但是……这只是我在坦言,它不是拂面而过的风,它不是握住就融的雪,它不是一触即破的梦,我的,触手可及,你的,触不可及。
那就继续,无关最好,亦非最烂。
所有高歌的,狂喜的,至今仍在。
所有颓废的,狼狈的,早已在夜里发臭,糜烂。
而你看到的,在阳光下生长,你看不到的,于黑暗中腐烂。
可又有何妨,看,还是,不看,都一样,不一样。
你在做的,是否因为我所做的,让你感到忧烦。你说:不要太感动。每次,我却正好相反。
我说你,倔强,你说我,固执,可我认为,说十句,不如做一件,就像我所做的那样。
别这样,都一样,不一样。真的吗?
是否,在你的生命中,有个人如我这般,一样?不一样?
能说的,未必,可说。
不说的,很多,可言。
你呢?
总有一天,这些都终究会消散。
是啊,它们在夜里消散,消散······直至,你看不见。
今晚,星光璀璨,你永远不会想象,你沉迷于它,那你的失眠,我嫉妒的,是你的难忘,那是你心心念念不忘的遗憾,可你正在把它,复制到我身上。
我所生气的,是你的固执,因为你的固执,它不属于我。
你所讨厌的,是我不着调的语言,因为我所言的,你不确定那不是谎言,可更多的是,所谓命运的阻挡。
命运,未必吧。未必不可以一力承担。
开心吗?那就大笑一场。
所以,我害怕你沉溺昨天,厌倦今天,忧愁明天。
我知道,你了解自己,在无数个夜里,只有无眠陪伴。
低迷的,苍茫的,最后的,还是这样。
泪水,狼狈,不堪。你哭得像个孩子,可是它不难看,只是让我心酸。
所以,我希望——
你如阳光,灿烂;如雨露,冰凉;如微风,轻柔;如飞雪,飘扬。
有时候,还会觉得你,如溪水般潺潺,轻快中,沉默;如夜般静谧,宁静中,不言。
矫情的我,重复着你的晚安,晚了,你却依旧不安。
为何?
我知道的,那是你的不安,你的不安,它总是让我挂念。
容我想想,想象。
可惜,终究不是在你的身边。
曾经,夜雨所淅沥的,迷离的,冰凉的,苍茫的。
如今,内心所期待的,倾心的,忧心的,烦恼的。
至今,依旧所坚持的,向往的,高歌的,狂喜的。
众人皆醉时,大哭一场;
言笑晏晏时,大醉一场;
曲终人散时,大笑一场。
笑叹:夜长,梦还多。
在有的夜里,会告诉自己——
把手中的烟掐灭吧!
不要在想你啦!
去呀去呀,去见你呀!
不要只在梦里啊!
可是,窗外,夜深,雾浓,露重,霜寒……
有流星的夜里,就许个愿望吧!
一如我的温柔
在每个夜晚对你说:晚安!

每次分别后,我转身看着你落寞的背影远去,多想你回头看看我,你还是会走远了,不为我作任何的停留,多少次你的笑声里总会有几分孤单,我却成为不了那个帮你填补内心空缺的人,泪流满面,才想起我自己,独自走过的这些日子,你变成了缺失的记忆,我还是用尽所有的想念过成了最孤独的自己。

  当悲与喜互换

文/小二

  在炽热与冰冷之间

  能否多一些温暖

  当故事听红了双眼

  点燃整个夜晚

  那廉价的想念

  是否曾埋怨

  怪承诺太随便

  有多少个夜晚回忆湿了眼

  我多想把爱停留在我的港湾

  没有遗憾

  没有伤感

  错过的缘分就等下一站

  有多少的心酸燃尽夜里的孤单

  我多想把爱停留在你的港湾

  人生的遗憾

  拿什么交换

  梦醒后的微澜

  当坠落的雨点

  徘徊在痛与恨之间

  映出曾经的喜欢

  当故事听红了双眼

  点燃整个夜晚

  那廉价的想念

  是否曾埋怨

  怪承诺太随便

  有多少个夜晚让回忆湿了眼

  我多想把爱停留在我的港湾

  没有遗憾

  没有伤感

  错过的缘分就等下一站

  有多少个心酸燃尽夜里的孤单

  我多想把爱停留在你的港湾

  人生的遗憾

  拿什么交换

  梦醒后的微澜

本文由威尼斯真人赌博官方网站发布于诗词,转载请注明出处:  能或不可能少一些心寒,未有人驾驭自身爱您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