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鸡公车都要整坏多少个‘’,  阿娘在那里

2020-02-14 作者:诗词   |   浏览(182)

  母亲是家

心头的感觉,而心中开始不断地做沤。

        快到了,我的心情忐忑,忍不往想哭。随着列车缓慢的驶入站台,我回到了家乡。

  母亲在那里

在列车上做沤的人很多,几乎每一节车箱的外表都象是被沤吐物刷了一下一样。好象那些警觉的人早已把那车窗打开一条小缝,一发现有沤吐着,立刻把他们的头塞向窗外,以免那些还没有沤吐的人由着前面的沤吐物而产生着共振。

        熟悉的空气,熟悉的人群。中秋,十一双节,对于我,却是不一样的怀念。想念你们,我的父母亲人!

  家就在那里

火车从天鸡市开始翻秦岭,这样的自然现象也被母亲用语言涂抹的花枝招展。就象火车行驶的方向永这都是她极度向往的地方。就象这里的文化只为她一人打开一样。而我则必须由着天性更为母亲那总是没完没了的声撕力竭的描述,而心中振奋。就象这个世界怎么遇上了母亲这么一个多才多艺的人。

        冥冥之中,父母是否在等待我的归来。青山绿水,掩饰不住那份悲伤的归来之情。总以为,梦里的那一幕,是依稀不再的永别。咫尺天涯,阻隔不断万水千山的怀念!

  母亲走了

‘’这西北地区是个啥子龟儿子地方吗,把老子冻的要死,地里地雪下的多厚多厚的一层,满天遍野都是白茫茫一片,幸亏国家修了这么一条天路,能冰冷的地方走向一年四季如春的天府之国,这条路在建中国家耗费了多大的事,耗费了多少的人力,物力,光山洞就打了几百个,这么浩大的工程呀‘’,

        车厢里的人差不多走光了,我才慢慢的走出车厢,踏上站台,心却已在此停滞。家乡,还是我的家吗?

  家就好象要散了

周围的人在听母亲的讲演,他们都在一种疲备当中露出了笑容,也有很多叔叔阿姨接言,‘’是这样子吗,不然我们到陕西来我不方便的吗‘’,‘’必竟都是一家人的吗,光凭走路,那要走多久,‘’,‘’听说过去人都是赶马车,推鸡公车‘’,‘’哎呀,那鸡公车好撇吗,这么大的山,光鸡公车都要整坏多少个‘’,‘’要走几个月去了,才到的陕西‘’,一个说话棉软的,长的也棉软一点的男人也这样说。

        以往回家,总是行色匆匆,急切的下车,急切的叫上出租车,就为了能早点到家,家里,有伏在窗前四顾张望的父母,家里有热气腾腾的饭莱……家里有一切我想要的溫暖 。而如今,我的家在哪里?没有了父母的家,那还是家吗?一一那只能叫房子。

  父亲象天

母亲的话引起了很多四川人的答话,也象是这车上有更多的人都在讲着四川话一样。

        车站口,许多出租车司机在招揽乘客。我没有打出租车,而是移步径直走向了公共汽车站。我不想孤单,我想融入这个城市里,融入市井的气息里,我想看一看这个城市的人们!这里有父母过去的样子。

  是家里的顶梁柱

只有父亲在听着母亲这见面熟的讲话时,把脸扭向一边。脸上由着母亲的话语而加据着变化。就象他早已习惯了,不愿意理式一个女人的胡说八道,永这都会由着性别的差异而不萎靡于女人。

      公交车上人很多,没有空座,我站着。颠波的道路,车向前开着,驶离每一个站点。我恍惚着,有种自虐的感觉。

  是母亲的天

就象陕西这块沃土产生的生活与精神文化,与四川那块土地产生的生活与精神文化,有着具大的差异一样。

        回家,我没有门钥匙。这是我第一次感到,回家得带钥匙。以前回家,根本不需要钥匙,家里,一定有父母在等我归来。这时我才真切体会到,“有种爱,就是不带钥匙也能回家!”而此刻的我,就是那个没有钥匙就进不了家门的人!

  能顶天立地

但父亲由不住他的灵耳,在他好象只顾自己地隔窗观景之时,仍然由着这样的,他极不习惯的语言与那种抱团和睦的环境的精神文化存在的耳中。

        家门钥匙放在楼上邻居家,我取回打开了家门。熟悉的一切映入眼帘,思念潮水般向我袭来。桌子上,简单的陈设,仿佛能听见母亲坐在桌前念叨着“孩子们该回来了!”,整洁的床上,除了床上用品,空空如也。曾经病榻上的母亲,看见我回来,欠欠身子,艰难的想起床坐起的样子。客厅里,父亲坐在沙发上看报纸,剪摘抄,而那一刻,窗前的君子兰正盛开着,锅里正煮着我最爱吃的水饺……曾经的一切,是多么美好,曾经的一切,是如此真真切切。父母的爱,厚重到我们一辈子都还不起!

  有了父亲的依靠

就象暗惯的人怎么能去一下子接受光明呢。

        这次回家,有种穿越的感觉,满满的不知所措。我寻找父母的影子,寻找他们的音容笑貌。

  无论是风吹雨打都不怕

父亲突然哼了一声,那一声哼声让这里立刻明白他与这个讲事的女人的关系。大家都把脸朝他望了一下,这时他的脸色由着心气的做怪,而一下把那不的看的心气拥到了脸面,就象谁在无意中伤了他一样。

        回到家乡,一草一木,无不透露着逝去时间的印迹。我想念我的父母,特别想,那种子欲养而亲不在的痛楚,肝肠寸断。离开家乡,最大的内疚是没有好好孝顺父母,没能多陪陪他们。每当想起这些,我甚至怀疑自己当初是否离家太自私,是否大薄情。如果我在父母身边,也许他们不会走的那么早,不会耽误治疗。真的,如果有“也许……”的话。

  父亲走了

他抬起脚就朝外走,‘’老常,你要做啥子‘’,母亲象往常一样这样叫着,而父亲这时就象一头陕西的犟牛,一定会由着自已早已形成的脑信息处理系统的心理,在闷不做声之时,会突然做出让人难以预料的举动,就象人在失去了语言的表白之时,同时又那么排斥母亲这川妹子的叫瓜鸡一样的性格。

        自从父母过世之后,忽然觉得自已象个孤儿一样,辛酸和难过。现代人的悲伤是一种默不做声的悲伤,不会痛哭流啼摔东西,也不会泪流满面歇斯底里。每个背井离乡的人,背的都是生命中难以割舍的东西。”深海的鲨鱼,怎么能妄想浅海的阳光呢!”就算受伤,也是生命的灌溉!子女对父母的亏欠,今生来世。

  好象天都塌了

就象是一生都在用面十份糊着自己的心灵的人,突然要守着一个变幻无常的食物,这样的面粉文化与那样的自然一些的,变幻无常的随心所欲的文化,便塑教着这样的精神文化。就象一生一世都在不服与不屈中沤生。

        写这篇文章之时,楼下又传来120急救车的呼叫声。我的心猛地一紧。我的父亲,在最后离去之前,也是120急救。当时的我还在外地,等我赶到医院,己是第二天下午。看着监护器跳动的曲线,病床上插满管子的父亲,我无言以对。生命是如此脆弱,脆弱到用呼吸来丈量生命的长度;生命是如此的不堪,不堪到挣扎都无以复述的地步。

  母亲是家

就象父亲心中好象燃起了一团压抑的烈火,这个烈火就这样烧着他。

        我忍住泪水,轻轻的呼唤,我要叫醒父亲,叫酲那个高大坚强的父亲,我想留住眼前的一切……终于,父亲还是飘向了另一个世界,是我看不见的另一个维度的世界。

  家不能散

就象一个高压的铁锅,在自己毫不情愿的状况下,还得由着自己去卸开这个不知从那儿来的为什么的,心的压力的伐门。

      记得一位知名的作家曾说过,父母与子女,只有一世的缘份。是啊,一世的缘份,让我们来不及细细品味父母的恩情,就让这份牵挂转瞬即逝。

  父亲象天

我急切地望着父亲,就象这个家,那个人也少不了一样。

        好与不好都走了,幸与不幸都过了。人生就象那窗外的兩,淋过,湿过,散了,远了。容不得我们许与不许,便已然不再。人生就是从告别中走向明天。

  天不能塌

我对父亲还残留着感情,他跟母亲总是发生那种害怕的矛盾,但他抱着我时,总是笑着用胡子扎我,我笑了,也难受了。

        “人有悲欢离合,月有阴晴圆缺,此事古难全。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这个十一,中秋双节,以此共勉!

  全家在一起

我闻到他身上一股汗气的味道,这个味道没有母亲身上的气味柔和,没有母亲乳汁香甜的味道,没有那种心心相印的感觉。

  最苦也是甜

但是却有一股刺人的感觉。

  母亲是家

由其是让我那嫩气的气管有些受不了。

  父亲象天

在这样的年龄,这个时候,我的头脑中虽然已有了母亲在我跟前的哭诉与诉说,我的天性也由着母亲强行把我拢在她的身边,就象天塌下来,她也要把我拽到她的怀中去倚听倚偏她。

  为了这个家

但天性还末完让我割舍父亲,任由她去干什么。就象父亲这颗家柱还是我的一种幻想。

  父亲母亲操劳一辈子

我知道父亲到了车箱的一端,就象他那么喜欢看外面的景子。就象这祖国的美丽的自然的景象,永远都在抽幻着这样一个从小就受到家庭煎熬的心一样。就象这美景的语音永这都是一种浸润心肺的润心济一样。

  辛苦一辈子

  不图回报

  没有怨言

  心甘情愿

  子女长大了

  父亲母亲就变老了

  而且最终夂亲母亲走了

  母亲走了

  家没有散

  只是家变多了

  子女们各自都有自已家

  父亲走了

  天没有塌

  而是天变大了

  因为子女们

  通过自已的努力都能撑起一片天

  尽管如此

  还会常常怀念已故父母

  怀念原来的家

本文由威尼斯真人赌博官方网站发布于诗词,转载请注明出处:光鸡公车都要整坏多少个‘’,  阿娘在那里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