猎马带禽归,作品赏析

2020-04-21 作者:诗词   |   浏览(81)

    【小说家简单介绍】

请点击这里输入图片描述

《野望》

    王绩:590(一说585)- 644,字无功,号东皋子,绛州龙门(今青赣江津)人。隋未举孝悌廉洁科,授秘书省正字,出为六合丞。简傲嗜酒,屡被勘劾。时天下已乱。遂托病还乡。其后浪迹中原、吴、越间。唐初,曾待诏门下省、任大乐丞。后弃官归田,躬耕东阜。其诗多写田园景观,淳朴自然,无齐梁藻绩雕琢之习,对宋词的健康向上有一定影响。有《王无功集》五卷。《全唐诗》存诗一卷。

图片 1

年代: 唐 作者: 王绩

**    野望

请点击这里输入图片描述

东皋薄暮望,徙倚欲何依?

    王绩**

图片 2

树树皆秋色,山山唯落晖。

    东皋①薄暮望,徙倚②欲何依!

请点击这里输入图片描述

牧民驱犊返,猎马带禽归。

    树树皆秋色,山山唯落晖。

​《野望》

相顾无相识,长歌怀采薇。

    牧人驱犊返,猎马带禽归。

年代: 唐 作者: 王绩

图片 3

    相顾无相识,长歌③怀采薇。

东皋薄暮望,徙倚欲何依?

作品赏析

    【注释】

树树皆秋色,山山唯落晖。

【注释】:

    ①东皋:皋,水边地。王绩称她在邻里的躬耕、游息之地为东皋。薄暮,日将落之   时。

牧民驱犊返,猎马带禽归。

这首诗在章程上以朴素自然生长。全诗写的是秋色中的山野,在休闲的意思中,也披拆穿散文家彷徨无依的莫名忧虑。

    ②徙倚:犹徘徊、枋徨。

相顾无相识,长歌怀采薇。

[注释](1)东皋:广西省河津县的东皋村,作家隐居之处。(2)徙倚[音“席乙”]:徘徊彷徨。(3)落晖:落日的余光。(4)犊:小牛。采薇:《诗经.召南.草虫》有:“徙彼南山,言菜其薇。未见君子,作者心伤悲。”又《诗经.小雅.采薇》有:“采薇采薇,薇亦作止。曰归曰归,岁亦莫止,靡市靡家,猃狁之故;不遑启居,猃狁之故”,此处暗用二诗的句意,借以表明自身的苦恼。

    ③“长歌”句:薇,羊齿类草本植物,其嫩叶可食。或认为此句诗意,乃小编联想   到《诗经》中关于“采薇”的一部分,长歌以抒忧愁。或感到此句诗意,即长歌《   采薇歌》,怀恋伯夷、叔齐。从笔者心态和全诗脉络看,前解较切。

文章赏析

[译文]在黄昏的时候,笔者伫立在东皋中村乡怅望,彷徨徘徊心中未有看好。每一棵树都凋谢枯黄,每一座山体都涂上落日的余晖。放牛的小孩子骑着小牛回家,猎人骑着骏马带回猎物。小编看看那个人又并不相识,心思忧愁于是长声歌唱《诗经》中“采薇采薇”的诗词。

    【评析】

【注释】:

图片 4

    此诗写山野秋景,景中含情,朴素清新,流畅自然,力矫齐梁浮艳板滞之弊,是王缜的代表作之一。

那首诗在艺术上以朴素自然生长。全诗写的是秋色中的山野,在休闲的情趣中,也披流露小说家彷徨无依的莫名苦恼。

《野望》写的是山野秋景,在闲逸的色彩中,带几分彷徨和窝火,是王绩的代表作。

    首联叙事兼抒情,总摄以下六句。首句给中间两联的“望”中景投人薄薄的曙色;次句遥呼尾句;使全诗笼罩着淡淡的哀愁。颌联写薄暮中的秋野静景,互文见义,山山、树树,一片秋色,一抹落晖。萧疏、宁静,触发作家彷徨无依之感。颈联写秋野动景,于山山、树树,秋色、落晖的背景上展现“牧人驱犊返,猎马带禽归”的画面。那镜头,在秋天午夜时的山间闲具有规范性。既然是“返”与“归”,其由远而近的动态,也隐隐可知。这一个牧人、猎人,如若是老友,能够与他们“言笑无厌时”(陶潜《移居》),该多好!然则井非如此,那就引出尾联:“相顾无相识”,只可以长歌以抒烦闷。王绩追慕陶潜,但他并不像陶潜那样可以从田园生活中拿走慰籍,故其田园诗时露彷徨、怅惘之情。

[注释](1)东皋:吉林省河津县的东皋村,作家隐居之处。(2)徙倚[音“席乙”]:徘徊彷徨。(3)落晖:落日的余光。(4)犊:小牛。采薇:《诗经.召南.草虫》有:“徙彼南山,言菜其薇。未见君子,笔者心伤悲。”又《诗经.小雅.采薇》有:“采薇采薇,薇亦作止。曰归曰归,岁亦莫止,靡市靡家,猃狁之故;不遑启居,猃狁之故”,此处暗用二诗的句意,借以表达本身的忧愁。

“东皋薄暮望,徙倚欲何依。”皋是水边地。东皋,指她家门绛州龙门的一个地点。他归隐后常游北山、东皋,自号“东皋子”。“徙倚”是动摇的意思。“欲何依”,化用曹孟德《短歌行》中“月明星稀,乌鹊南飞,绕树三匝,何枝可依”的情趣,表现了心灰意冷的犹豫心思。

    此诗一洗南朝雕琢华靡之习,却进步了南梁永明以来慢慢律化的新形武,已是一首相比早熟的五律,对近体诗的样式颇具影响。

[译文]在黄昏的时候,小编伫立在东皋长虹乡怅望,彷徨徘徊心中未有看好。每一棵树都凋谢枯黄,每一座山体都涂上落日的余晖。放牛的幼儿骑着小牛回家,猎人骑着骏马带回猎物。作者看出那么些人又并不相识,心理烦恼于是长声歌唱《诗经》中“采薇采薇”的诗词。

上边四句写薄暮中所见景色:“树树皆秋色,山山唯落晖。牧人驱犊返,猎马带禽归。”极目远眺,四处是一片秋色,在一生一世的余晖中尤其显得萧瑟。在此宁静的背景之上,牧人与猎马的特写,带着牧歌式的田园氛围,使一切画面活动了起来。这四句诗有如一幅山家秋晚图,光与色,前景与近景,静态与动态,搭配得下不为例。

《野望》写的是山野秋景,在闲逸的情调中,带几分彷徨和抑郁,是王绩的代表作。

可是,王绩还不可能象陶渊明那样从田园中找到慰劳,所以最后说:“相顾无相识,长歌怀采薇。”说自身在切切实实中孤独无依,只可以追怀西晋的乡里人,和伯夷、叔齐那样的人交朋友了。

“东皋薄暮望,徙倚欲何依。”皋是水边地。东皋,指她家门绛州龙门的贰个地点。他归隐后常游北山、东皋,自号“东皋子”。“徙倚”是动摇的意趣。“欲何依”,化用曹孟德《短歌行》中“月歌星稀,乌鹊南飞,绕树三匝,何枝可依”的意思,表现了心灰意冷的犹豫心理。

读熟了唐诗的人,恐怕并不认为那首诗有啥样极度的好处。可是,纵然沿着随笔史的顺序,从南朝的宋、齐、梁、陈一路读下来,突然读到那首《野望》,便会为它的勤苦而陈赞。南朝诗风比比较多华靡艳丽,好象浑身裹着绸缎的花团锦簇的太太。从外婆堆里走出去,猛然遭受壹个人荆钗布裙的村姑,她那不施脂粉的严格地实行节约美就能发出特别的魔力。王绩的《野望》便有诸有此类一种朴素的裨益。

上面四句写薄暮中所见景色:“树树皆秋色,山山唯落晖。牧人驱犊返,猎马带禽归。”举目四望,随处是一片秋色,在老年的余晖中愈发显得萧瑟。在此寂静的背景之上,牧人与猎马的特写,带着牧歌式的园子气氛,使整个画面活动了起来。那四句诗犹如一幅山家秋晚图,光与色,前途与近景,静态与动态,搭配得不为已甚。

那首诗的样式是五言律诗。自从南朝齐永早几年间,沈约等人将声律的知识应用到散文创作个中,律诗这种新的体裁就已商量着了。到初唐的沈佺期、宋之问手里律诗遂定型化,成为一种珍视的诗词体裁。而早于沈、宋四十余年的王绩,已经能写出《野望》这样成熟的律诗,表明他是多个敢于尝试新样式的人。那首诗首尾两联抒情言事,中间两联写景,经过情──景──情这一反复,诗的意思更深了一层。那正适合律诗的一种基本准绳。

本文由威尼斯真人赌博官方网站发布于诗词,转载请注明出处:猎马带禽归,作品赏析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