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声响亮的汽笛,「若想体会一下文字与音乐的高度契合

2020-04-21 作者:诗词   |   浏览(69)

  清晨小区的窗外,

我在北京的住所,这个都只有六层高的小居民楼的小区,在我看来,一直都是在一个很有文化气息的地方,周末下班回家,会在三楼的楼梯口听见悠扬的钢琴声,休息日,会在卧室的窗口边听到似乎是手风琴的曲子,偶尔会听到葫芦丝,虽然我在十月份的时候也经常联系吉他,但是我弹的并不算动听,也就不算了,而这几次的休息日,听到了另一种乐器---架子鼓。

秦时明月·一舞倾城  文学是具象的音乐

  秋风路过了宁静的街道。

第一次听到这个声音,是在上周日的时候,从我早上起床到晚上,七八点钟,一直都伴随着这种咚咚咚的声音,断断续续。起初,我以为是谁在打扫卫生,想把垃圾桶内的脏东西清理干净,所以一直会有敲击大桶的声音,但是随着这个敲击声持续了一天,我也就舍弃了这个猜想,没有谁能打扫一整天的卫生吧。因为要忙着自己的事情,也就没有认真去研究这个响声的来源和原因。直到晚上的时候,才听到除了咚咚咚的,毫无规律的敲击声之外的,一声清脆的擦片声,这个声音的出现才让我这个音乐外行家识别出,这些声响都是出自一位练习架子鼓的人。

「若想感受一下文字与音乐的高度契合,还劳烦您在播放器中下载,边浏览边倾听。」

  一声清脆的问候声

这个人,不知道是个孩子还是个大人,其实,说不定也是一个到退休才追求自己爱好的老年人,我只能从这一整天咚咚咚的声音中知道,这是一个勤奋的人,虽然可能会影响到他人的生活,因为这种声音对于外行来说,真的不是一个可以当做生活的动听背景乐,但是,这种精神,也确实打动着我。

作者的目的只是为了给读者放松一下。

  从远处传来。

今天,又是一天宅家的休息日,早上,不知是因为主人公去上学,去上班,还是要忙家务,并没有听见打鼓的声音,而是到了下午五六点的时候,才又重新听到了这个声音。他,每天都在练习,周内抽空练习,周末全天练习。也许,他慢慢就能成为《爆裂鼓手》的主人公一样,虽然双手练出鲜血,但是打得一手好鼓,我敬佩那样的人。鼓声,迟早会变得动听起来。


  两声洪亮的汽笛

一舞倾城

  把宁静的空气炸开。

起初,一段古琴独奏便可以立即揪住我那颗浮躁的心,使我静静地坐着,使我不忍心干其他的事情。琴声与编钟的敲击声交杂在一起,错落有致。一面是飞檐,一面是檐上朱红的漆,阳光投射,相映成趣。接着,阵阵清脆的声音钻进耳朵里,有些像细沙落入金属器皿的声音。是的,那样的声音,只会让我想起细沙、细雨这样的意象。总之,只有那么细小的东西才会成就出如此绚烂可感的音符。

  在舒适的转椅上,

你听,那是淙淙的流水声,不是海浪拍打礁石那样的哗哗作响,那样有着万马奔腾之势的声响。仔细听,这分明是溪流拥抱鹅石的细声,很温柔。我仿佛置身于妃雪阁,成了那个举杯忘饮的痴客。

  我和早上虚无的空气,

琴声渐渐隐去,沙锤声也渐渐藏了起来,取而代之的是箫声。这段玉箫独奏给人的感觉,和在夜里听到杜宇的啼声、猿的鸣声是一样的。悠扬婉转,让人感到凉凉的。想必吹奏的是位女子,遗世而独立,羽化而登仙。倏地,一个稚嫩的声音像青草萌发那样忽然冒了出来,“雪!”可我并不感到突兀,更不觉得煞风景。雪,雪,我怎么就没有想到呢,那么清澈,带有一丝凉意的箫声,似乎正在编成一曲《白雪》。

  一起感受着难得的百无聊赖。

雪是最清高的,它容不得肮脏的手指把玩,于是人们只好远观。雪又是最神秘的,面对它的外形,我真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因为,它有着米粒般的大小,花骨朵般的脆弱,未来得及细看,它就化作一滩澄澈的雪水,恰留在掌心里。就这样,湿冷的空气透过玉箫,为我营造了清冷神圣的雪景。我,赤裸着双脚踏进雪里,真凉。

  好奇的耳朵正在偷听

箫声渐无,在黑白琴键的起伏中,一样清冷细微的声响流淌下来。还可听见帷帐散开的声响,类似于一把掀开桌布的声音。我想,该是主角登场了。

  室外的奇妙世界。

图片 1

  近处草丛中、树叶下,

佳人在此,请自行脑补

  有很多活力非凡的秋虫。

绸缎与清风摩挲的声音,银铃叮当作响,该是一位倾国倾城的女子罢。四十秒的时间内,除这些声音外,只有幽幽的琴声。那女子,在风中,在台上,静静地独站了这么久,仿佛已和空气融合。我想她该是摆着极美的姿势。曼妙的身材,杨柳般的婀娜,风中飘扬的绸缎和裙摆,明眸善睐怎让人不一见倾心?我和那些客人都痴了。

  他们举办盛大的集会,

三分五十秒,一切都随着音乐灵动起来。编钟声,细碎的银铃声,急促的钢琴声巧妙地融合在一起。它们只让我联想到冬天过后,万物复苏的场景。雪化了,冰融了,鱼游了,世界又回归了动态。那女子,也该为众人展示她的绝技了吧,我痴想着。

  把植物丛中的绿色世界,

“扑通”,分明是酒水泼洒的声音,我笃定,那客人应该是看痴了罢。也许是因为舞姬的一个媚眼?也许是因为舞姬那极具魅惑的一笑?尽管猜吧,总之那一定是蛊。

  搞得沸沸扬扬热闹非凡。

接着,极具节奏感的敲击声让我联想到,那舞姬的舞步该是多么灵活,动作该是多么精妙,蜻蜓点水似的。这样精灵古怪的声音,好生让我喜爱。

  机灵的蟋蟀和一些

然后是清脆的古筝声,完全没有悲伤之感,我能感到的,只有鱼游河海、鸟翔天空般的轻松自如。紧接着,是旋律明快的提琴声,透过声音仿佛能看到喜庆之色。再紧接着是灵动的箫声,隐约还可听见舞姬的脚步声,绸缎之间的摩挲声,清脆的银铃声,想必该是极美的舞姿。古筝、提琴、玉箫三种乐器衔接有序,共同谱出一曲天籁之音。浮想的景致,美如霓虹,灿若霞光。

  不知名字的虫儿们,

高潮部分可再一次感受到乐器切换自如,依稀可听到“嗒嗒”的脚步声,由缓而急,由慢而快。还有贯穿其中的银铃声,听着,也许是舞姬正在旋转。大概旋起的裙摆会像鲜花那样盛开着罢。透明色的绸缎宛如雪花那样扬扬洒洒,最终飘落在玉台上。

  演奏着各种各样优美的旋律。

一切即将回归静态,可偏偏有人扰了这份清净。“啪啪”的掌声响起,琴声忽衰,钟声忽竭,《一舞倾城》就此落下帷幕。

  这种胜过天籁的歌声,


  会喊醒所有的麻木心灵。

(能认真看到这儿,燕子已经很感激了,不枉我手写一遍,再敲击一遍了)

  此时此刻我也不例外,

最后版权所有。下一篇:故乡的原风景

  冒出的泪珠写满了感动。

  偶尔还会从远处

  传过来几声清脆动人的鸟鸣。

  慢悠悠清脆的敲击声,

  一定是一位老人

  拄着拐仗敲击路面的声音。

  这位老爷爷或老奶奶,

  伴随着敲击声逐渐减弱,

  他渐行渐远,不知去往何方,

  也不知道去干什么?

  也有宁静的片刻,

  仿佛一切制造声音的生灵,

  此刻,心有灵犀地突然沉默。

  外面宁静下来,

  我的内心却发起了

  各种莫名其妙的响声。

  有呼吸的,有心跳的,有流动的

  有轻轻的,有重重的,

  有间歇的,有不停顿的,

  有平和的,也有不断骚动着一一一

  静静地独守着这些

  声音的和宁静的世界,

  我似乎完全忽略了自己:

  我是存在于其中呢,

  抑或是已经超然物外?

本文由威尼斯真人赌博官方网站发布于诗词,转载请注明出处:  两声响亮的汽笛,「若想体会一下文字与音乐的高度契合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