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如唐代诗人祖咏,    林表明霁色

2020-04-21 作者:朗诵   |   浏览(133)

**    终南望余雪

古人考试,是不是也很今人一样,有很多传奇的故事?比如交白卷啦,考零分啦

    祖咏**

还真有这样的例子。

    终南阴岭秀,

比如唐代诗人祖咏,就是不按规矩答题,提前交卷的典型。

    积雪浮云端。

《唐诗纪事》记载,祖咏年轻时去长安参加科举考试,有一道写诗的题目是终南望馀雪,必须写出一首六韵十二句的五言长律。

    林表明霁色,

祖咏看完后,思考了一下,写出了四句就搁笔了。他感到这四句已经表达完整,若按照考官要求,写成六韵十二句的五言体,则有画蛇添足的感觉。

    城中增暮寒。

当考官让他重写时,他还是坚持了自己的看法,考官很不高兴。结果,祖咏没有被录取。

    作者简介

但他的这首诗,却被收录进《唐诗三百首》,得以流传千古。这是应试诗中极少的现象。

    祖咏, 唐代诗人。洛阳(今属河南)人。生卒年不详。少有文名,擅长诗歌创作。与王维友善。王维在济州赠诗云:“结交二十载,不得一日展。贫病子既深,契阔余不浅。”(《赠祖三咏》)其流落不遇的情况可知。开元十二年(724),进士及第,长期未授官。后入仕,又遭迁谪,仕途落拓,后归隐汝水一带。

终南望馀雪唐祖咏终南阴岭秀,积雪浮云端。林表明霁色,城中增暮寒。

    注解

终南阴岭秀,积雪浮云端。

    1、终南:山名,在陕西省西安市南面。

起句写从长安城中遥望终南山的整体印象,次句写终南山的余雪:

    2、阴岭:背向太阳的山岭

从长安望终南山,北坡景色秀美,远看岭上积雪似乎浮在云端。

    3、林表:林梢。

俗话说,山南阳,山北阴,水南阴,水北阳。终南山位于当时的帝都长安之南,从长安城中遥望终南山,所见的自然是它的北面阴岭;而且,惟其阴,才有馀雪。阴字下得很确切。

    4、霁色:雨后的阳光。

秀是望中所得的印象,既赞颂了终南山,又引出下句。积雪浮云端,就是终南阴岭秀的具体内容。这个浮字下得十分生动。自然,积雪不可能浮在云端。而是由于阴岭高出云端,远远望去,其上的皑皑积雪仿佛浮在空中。这是说:终南山的阴岭高出云端,积雪未化。正应了题意:望终南山之余雪。

    韵译

云,总是流动的;而高出云端的积雪又在阳光照耀下寒光闪闪,正给人以浮的感觉。或许有的读者要说:这里并没有提到阳光呀!这里是没有提,请看下句

    终南山的北面,山色多么秀美;

林表明霁色,城中增暮寒。

    峰顶上的积雪,似乎浮在云端。

这两句由望中所见转向望中所感:

    雨雪晴后,树林表面一片明亮;

雨雪晴后夕阳微光染亮树梢,长安城中傍晚反增阵阵轻寒。

    暮色渐生,城中觉得更冷更寒。

霁,雨、雪后天气转晴。林表明霁色中的霁色,指的就是雨雪初晴时的阳光给林表涂上的色彩。

    诗文赏析

一个霁字,尤其真实而传神,写出了雪霁初晴时,始见终南山的真实面目。终南山距长安城南约六十华里,从长安城中遥望终南山,阴天固然看不清,就是在大晴天,一般看到的也是笼罩终南山的蒙蒙雾霭;只有在雨雪初晴之时,才能看清它的真面目。

    祖咏年轻时去长安应考,文题是“终南望余雪”,必须写出一首六韵十二句的五言长律。祖咏看完后思付了一下,立刻写完了四句,他感到这四句已经表达完整,按照考官要求,写成六韵十二句的五言体,有画蛇添足的感觉。当考官让他重写时,他又坚持了自己的看法,考官很不高兴。结果祖咏未被录取。但这首诗一直流传至今,被清代诗人王渔称为咏雪最佳作。诗人描写了终南山的余雪,远望积雪,长安城也增添了寒意。这诗精练含蓄,别有新意。

贾岛的《望山》诗里是这样写终南山的:日日雨不断,愁杀望山人。天事不可长,劲风来如奔。阴霾一似扫,浩翠泻国门。长安百万家,家家张屏新。久雨新晴,终南山翠色欲流,长安百万家,家家门前张开一面新崭崭的屏风,非常好看。唐时如此,现在仍如此,久住西安的人,都有这样的经验。

    通过山与阳光的向背表现了各处不同的景象,又联想到山头的积雪消融后,丛林明亮,低处的城中反会增寒,使诗达到全新的境界。

所以,如果写从长安城中望终南馀雪而不用一个霁字,却说望见终南阴岭的馀雪如何如何,那就不是客观真实了。

    据《唐诗纪事》卷二十记载,这首诗是祖咏在长安应试时作的。按照规定,应该作成一首六韵十二句的五言排律,但他只写了这四句就交卷。有人问他为什么,他说:“意思已经完满了。”这真是无话即短,不必画蛇添足。

祖咏不仅用了霁,而且选择的是夕阳西下之时的霁。他说林表明霁色,而不说山脚、山腰或林下明霁色,这是很值得推敲的。林表承终南阴岭而来,自然在终南高处。只有终南高处的林表才明霁色,表明西山已衔半边日,落日的余光平射过来,染红了林表,不用说也照亮了浮在云端的积雪。而结句的暮字,也已经呼之欲出了。

    题意是望终南余雪。从长安城中遥望终南山,所见的自然是它的“阴岭”(山北叫做“阴”);而且,惟其“阴”,才有“馀雪”.“阴”字下得很确切。“秀”是望中所得的印象,既赞颂了终南山,又引出下句。“积雪浮云端”,就是“终南阴岭秀”的具体内容。这个“浮”字下得多生动!自然,积雪不可能浮在云端。这是说:终南山的阴岭高出云端,积雪未化。云,总是流动的;而高出云端的积雪又在阳光照耀下寒光闪闪,不正给人以“浮”的感觉吗?读者也许要说:“这里并没有提到阳光呀!”是的,这里是没有提,但下句却作了补充。“林表明霁色”中的“霁色”,指的就是雨雪初晴时的阳光给“林表”涂上的色彩。

城中增暮寒,承上句的夕阳,写因望见终南山余雪而更感冬天的寒冷。

    “明”字当然下得好,但“霁”字更重要。作者写的是从长安遥望终南馀雪的情景。终南山距长安城南约六十华里,从长安城中遥望终南山,阴天固然看不清,就是在大晴天,一般看到的也是笼罩终南山的蒙蒙雾霭;只有在雨雪初晴之时,才能看清它的真面目。贾岛的《望(终南)山》诗里是这样写的:“日日雨不断,愁杀望山人。天事不可长,劲风来如奔。阴霾一似扫,浩翠泻国门。长安百万家,家家张屏新。”久雨新晴,终南山翠色欲流,长安百万家,家家门前张开一面新崭崭的屏风,多好看!唐时如此,现在仍如此,久住西安的人,都有这样的经验。所以,如果写从长安城中望终南馀雪而不用一个“霁”字,却说望见终南阴岭的馀雪如何如何,那就不是客观真实了。

威尼斯app下载网址,俗谚有云:下雪不冷消雪冷。又云:日暮天寒。一场雪后,只有终南阴岭尚余积雪,其他地方的雪正在消融,吸收了大量的热,自然要寒一些;日暮之时,又比白天寒;望终南余雪,寒光闪耀,就令人更增寒意。

    祖咏不仅用了“霁”,而且选择的是夕阳西下之时的“霁”.怎见得?他说“林表明霁色”,而不说山脚、山腰或林下“明霁色”,这是很费推敲的。“林表”承“终南阴岭”而来,自然在终南高处。只有终南高处的林表才明霁色,表明西山已衔半边日,落日的馀光平射过来,染红了林表,不用说也照亮了浮在云端的积雪。而结句的“暮”字,也已经呼之欲出了。

这首诗句句咏雪,句句从望字着眼,描写终南山的雪景和雪后增寒的感受。前三句,写望中所见;末一句,写望中所感。

    前三句,写“望”中所见;末一句,写“望”中所感。俗谚有云:“下雪不冷消雪冷”;又云:“日暮天寒”.一场雪后,只有终南阴岭尚馀积雪,其他地方的雪正在消融,吸收了大量的热,自然要寒一些;日暮之时,又比白天寒;望终南馀雪,寒光闪耀,就令人更增寒意。做望终南馀雪的题目,写到因望馀雪而增加了寒冷的感觉,意思的确完满了;何必死守清规戎律,再凑几句呢?

写望终南余雪的题目,写到因望余雪而增加了寒冷的感觉,意思的确完满了,就不必死守清规戎律,再凑几句了。

    王士禛在《渔洋诗话》卷上里,把这首诗和陶潜的“倾耳无希声,在目皓已洁”、王维的“洒空深巷静,积素广庭宽”等并列,称为咏雪的“最佳”作,不算过誉。 诗中的霁色、阴岭等词烘托出了诗题中余字的精神。

不得不说,祖咏提前交卷,是考试之不幸,却是诗家之幸。

本文由威尼斯真人赌博官方网站发布于朗诵,转载请注明出处:比如唐代诗人祖咏,    林表明霁色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