征人蓟北空回首,单于猎火照狼山

2020-04-21 作者:朗诵   |   浏览(78)

    《燕歌行·并序》 作者:高适

     燕歌行·并序作者:高适

    开元八十六年,客有从元戎出塞而还者,作燕歌行以示适。 感征戍之事,由此和焉。

                   (之二)

    汉家粉尘在东南,汉将辞家破残贼。

荒漠白藏塞草腓,孤城落日斗兵稀。

    男儿本自重横行,国君特别赐颜色。

身当恩情常轻敌,力尽关山未解除困境。

    摐金伐鼓下榆关,旌旗逶迤碣石间。

铁衣远戍辛劳久,玉筋应啼别离后。

    里正羽书飞瀚海,单于猎火照中鹤伴山。

少妇城南欲断肠,征人蓟北京军区陆军部队回首。

    山川荒芜极边土,胡骑凭陵杂风雨。

注解

    战士军前半死生,美丽的女生帐下犹歌舞。

1、元戎:主帅,指交州都督张守。

    大漠凄辰塞草腓,孤城落日斗兵稀。

2、:击;

    身当恩典常轻敌,力尽关山未解除窘困。

3、金:钲,行军乐器。

    铁衣远戍劳碌久,玉筋应啼别离后。

4、极边土:临边境的尽头。

    少妇城南欲断肠,征人蓟北京军区海军部队回首。

5、胡骑句:意谓敌人来势汹汹,像疾龙卷风雨。凭陵:侵害。

    边风飘飘那可度,绝域苍茫更何有。

6、身当两句:意谓战士们身承朝庭的礼遇,常常不顾敌人的烈性而死战,但仍不可能死灭重围。

    杀气三时作阵云,寒声一夜传刁斗。

7、铁衣:指远出征打战士。

    相看白刃血纷纭,死节一向岂顾勋。

8、玉筋句:指战士们想象她们的太太,必为思夫远征而流泪;玉筋:旧喻妇女的眼泪。

    君不见战场作战苦,现今犹忆李将军。

9、蓟北:唐蓟州治所在渔阳,今斯图加特蓟县,这里泛指西北部地。

    【表明】: 1、元戎:主帅,指彭城经略使张守。 2、摐(音窗卡塔尔:击; 3、金:钲,行军乐器。 4、极边土:临边境的底限。 5、胡骑句:意谓敌人来势汹汹,像疾龙卷风雨。凭陵:加害。 6、身当两句:意谓战士们身承朝庭的礼遇,平时不管一二冤家的激烈而死战,但仍未能消除重围。 7、铁衣:指远征战士。 8、玉筋句:指战士们想象她们的爱妻,必为思夫远征而流泪;玉筋:旧喻妇女的泪花。 9、蓟北:唐蓟州治所在渔阳,今圣萨尔瓦多蓟县,这里泛指东北部地。 10、刁斗:军中打更用的铜器。

10、刁斗:军中打更用的铜器。

    【韵译】: 唐恭惠帝开元三十一年, 有个随从主帅出塞回来的人, 写了《燕歌行》诗一首给自家看。 笔者惊叹于边疆战守的事, 因此写了那首《燕歌行》应和他。

译文

    西北部境上的战火尘土蔽日遮天; 将领们甘休息凶敌辞家上了前方。

北方沙漠到了秋末尽是萋萋衰草;暮色惠临孤城能战守兵更少。

    好男人本重视驰聘沙场为国边防; 汉家天皇对这种精气神又拾贰分赏脸。

将士身受皇恩常不管一二顽敌而死战;固然竭力奋战仍未消释关山重围。

    扬铃打鼓阵容雄赳赳开出山海关; 旌旗蔽日在南边的近海蜿蜓不断。

士兵们身穿军装劳苦地久戍边疆;家中内人肯定泪如玉箸时时感伤。

    军机章京高傲沙漠送来了急如星火的军书; 说是单于把战役燃到内蒙的博格达峰。

少妇们在长安家家大概哭断了肠;征大家在蓟西边防枉自回首故乡。

    山川景观荒疏延伸到边防的限度; 敌骑加害来势汹汹好似风雨如磐。

饱览诗目的在于惊讶出征作战之苦,训斥将领骄傲轻敌,荒淫失责,变成大战退步,使战士受到十分的大忧伤和好善乐施,反映了老马与武将之间苦乐差异,端庄与荒淫迥异的切实可行。诗虽叙写边战,但关键不在民族冲突,而是讽刺和痛恨不恤战士的爱将。同一时间,也写出了为国御敌之努力。大旨仍为阳刚激越,慷慨悲壮。 全诗简炼地勾画了贰遍战役的全经过。起先八句写出师,表达战斗的方位和性 质:“金伐鼓下榆关,旌旗逶迤碣石间”。第二段八句,写战役危险和失利,战士 们南征北伐,将军们荒淫无道:“战士军前半死生,美女帐下犹歌舞。”第三段十六句,写被围战士的伤痛:“铁衣远戍辛苦久”,甚至她们济河焚舟,乐于助人:“死 节平素岂顾勋”,“相看白刃血纷繁。”另方面也写征夫思妇久别之苦,边塞的荒废,渴望有好的将军来监护人。诗的气魄畅达,笔力矫健,气氛悲壮淋漓,宗旨深远含蓄。用韵平仄相间,抑扬 有节,音调护治疗美。是边塞诗的大名篇,千古传颂,雅俗共赏。

    战士在前线厮杀一半死来四分之二生; 将军仍在营帐中玩味赏心悦指标女生的歌舞。

高适

    北方沙漠到了秋末尽是萋萋衰草; 暮色惠临孤城能战守兵越来越少。

是国内西汉资深的天涯小说家,世称“高常侍”。 小说收音和录音于《高常侍集》。高适与岑参并称“高岑”,其诗作笔力雄健,气势奔放,洋溢着盛唐一时所特有的争分夺秒、蓬勃向上的时期精气神。

    将士身受皇恩常不管不顾顽敌而死战; 就算竭力奋战仍未衰亡关山重围。

    战士们身穿军性格很顽强在劳顿费劲或巨大压力面前不屈费劲地久戍边疆; 家中老婆肯定泪如玉箸时时感伤。

    少妇们在长安家庭恐怕哭断了肠; 征大家在蓟南部防枉自回首故乡。

    边疆朔风凛冽要想退役还乡那能飞渡; 疆域辽阔渺茫是人红尘间唯有绝无。

    晨午晚三时都横眉怒视战云弥漫; 夜里频传的刁斗声叫人听了恐惧。

    你本人相看藤黄的战刀上血迹斑斑; 自古尽忠死节焉能顾及功勋受赏。

    君不见战地上尝尽出征作战苦的大兵; 现今依旧牵挂西魏时的霍去病将军。

    【评析】: 诗意在惊讶交战之苦,指斥将领骄矜轻敌,荒淫失责,产生大战战败,使战士受 到宏大难受和成仁取义,反映了战士与武将之间苦乐差别,得体与荒淫迥异的切实。诗虽 叙写边战,但首要不在民族冲突,而是讽刺和痛恨不恤战士的将军。同时,也写出了 为国御敌之努力。主旨仍为阳刚激越,慷慨悲壮。 全诗简炼地勾勒了贰次战斗的全经过。开端八句写出师,说明战斗的方位和性 质:“金伐鼓下榆关,旌旗逶迤碣石间”.次之段八句,写大战危险和停业,战士 们戎马倥偬,将军们花花世界:“战士军前半死生,美女帐下犹歌舞。”第三段十三句,写被围战士的痛心:“铁衣远戍辛苦久”,以至她们背城借一,大公无私:“死 节一向岂顾勋”,“相看白刃血纷纭。”另方面也写征夫思妇久别之苦,边塞的荒疏,渴望有好的主力来总管。

    诗的气势畅达,笔力矫健,氛围悲壮淋漓,核心长远含蓄。用韵平仄相间,抑扬 有节,音调剂美。是边塞诗的大名篇,千古传唱,雅俗共赏。

本文由威尼斯真人赌博官方网站发布于朗诵,转载请注明出处:征人蓟北空回首,单于猎火照狼山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