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以宫怨诗中的悲伤意蕴可想而知,    【诗人简介】

2020-03-12 作者:朗诵   |   浏览(121)

**    何满子

纵观唐代诗歌史,最为悲伤的一类诗,无疑是宫怨诗。由于封建社会,宫廷婚姻制度的不合理,皇帝一人拥有配偶可多达千人,所谓“后宫佳丽三千人”。但得宠的宫女却少得可怜,大多数宫女只能在深宫中白白浪费光阴。所以宫怨诗中的悲伤意蕴可想而知。

宫词二首选一

    张祜**

图片 1

【作者:张祜】

    故国三千里,

李白的《玉阶怨》、王维的《秋夜曲》、杜牧的《秋夕》等等,唐诗中的宫怨诗不胜枚举。但要说其中最悲伤的一首,则要数张祜的《宫词》。《宫词》是张祜创作的一首五言绝句。它的主要内容,便是揭露了古代宫女制度的残酷性,抒发了民间女子进入深宫的极度哀怨。

故国三千里,

    深宫二十年。

图片 2

深宫二十年。

    一声何满子,

全诗情真意切,悲伤动人。只是开头十个字,便令人潸然泪下。白居易曾评价此诗:“一曲四词歌八叠,从头便是断肠声”。清人王士禛在《唐人万首绝句选评》中也说:“此诗更悲在上二句,如此而唱悲歌,那禁泪落”。下面我们便来具体看看张祜的这首《宫词》:

一声何满子,

    双泪落君前。

故国三千里,深宫二十年。

双泪落君前。

    【诗人简介】

一声何满子,双泪落君前。

【鉴赏】

    张祜:(约785-849?),字承吉,清河(今属河北)人,一作南阳(今属河南)人。举进士不第。元和间以乐府宫词著称。然南北奔走三十年,投诗求荐,终未获官。至文宗朝始由天平军节度使荐入京,复被压制。会昌五年投奔池州刺史杜牧,受厚遇,而年已迟暮。后隐居于曲阿。其诗或感伤时世,或歌咏从军,犹存风骨;其宫词写宫女幽怨之情,亦有所感而发者也。

图片 3

五言绝句,起源于汉魏六朝古诗乐府,多以古淡清远、含蓄蕴藉为尚。张祜的这首《宫词》却以它独有的直率强烈、深沉激切震撼着读者的心灵。原题二首,这是第一首。

    【简析】

据《唐诗纪事》载:唐武宗时,有一孟才人,因有感于武宗让其殉情之意,为奄奄一息的武宗唱了一曲《何满子》,唱毕,竟气绝身亡。张枯为孟才人殉情之事写了三首诗,一首题作《孟才人叹》,另二首便是组诗《宫词》,这里所说的是其中第一首。

这是一首宫怨诗。和多数宫怨诗往往借环境景物的描写渲染来抒发怨情不同,这首诗以叙事为主,借事抒情。

    这是一首短小的宫怨诗。首句写宫女离家遥远;二句写入宫多年;三句写悲愤到达极点;四句写君前落泪以示抗议。一般宫怨诗多写宫女失宠或不得幸之苦,而此诗却一反其俗,写在君前挥泪怨恨,还一个被夺去幸福与自由的女性的本来面目。这是独到之所在。

诗的开头两句“故国三千里,深宫二十年”,张枯以极其凝练的语言,在寥寥十字中,便将一个少女远离故乡、幽闭深宫的人生境遇概括了出来。只是其情无疑是悲伤至极的。一个少女不幸被选入宫,远离家乡,远离亲人,本来就已经够悲伤了,何况这一去就幽闭深宫二十年,大好的青春便逝去了,这样一来就更为悲伤了。

前两句以“故国”、“深宫”对起。故国,指宫女的家乡。“三千里”极言其远。孤身一人,离家入宫,本已可伤,更何况故乡又远在数千里之外,不要说和家人骨肉永无重见的机会,就是魂梦归去,也是路远归梦难成。上句极写空间距离之遥远,而独处深宫,日夜思念家乡亲人,时时引颈遥望的情景自在言外。下句更进一层,极写困处深宫时间之久远。“深宫”二字写尽宫女生活的弧寂凄凉,和心情的陰暗抑郁。这种形同幽囚的生活,度日尚且如年,何况一入深宫二十年!两句对文,实际上重点落在对句。空间的悠远加强了时间久远带给抒情主人公的内心痛苦。

    全诗只用了“落”字一个动词。其他全部以名词组成,因而显得特别简括凝炼,强烈有力;又每句嵌入数目字,把事件表达得清晰而明确。

图片 4

这一联概括凝炼,笔力劲健,感情深沉。“三千里”、“二十年”,仿佛很着实,但实中寓虚,读来只感到它蕴蓄着无限的凄凉痛苦。

空间、时间的双倍描述,让这两句诗具有强烈的感染力。不禁为宫女命运的悲惨,而感到潸然泪下。难怪白居易说它“从头便是断肠声”。而这种艺术表达手法,无疑增加了诗句的重量和深度。与其有异曲同工之妙的还有柳宗元的“一身去国六千里,万死投荒十二年”。

但诗人的目的并不是要写“深宫二十年”的痛苦生涯。他所着意表现的是宫女生活的一个片断,一个独特的瞬间——“一声何满子,双泪落君前。”前两句所概括的二十年深宫生活只是为这强烈的瞬间提供有力的铺垫。《何满子》,唐代教坊曲名。白居易《听歌六绝句·何满子》自注:“开元中,沧州有歌者何满子,临刑,进此曲以赎死。上竟不免。”诗云:“一曲四调歌八叠,从头便是断肠声。”可以想见,这曲调的声情是异常悲怆的,而且是一开头便令人肠断,故而有“一声..,双泪..”这样强烈的效果。不过,这位宫女是在“君前”演唱这支歌曲的。在通常情况下,那是必须控制好自己的情绪,尽量不让自己内心的怨愤泄露的。否则,就会因在“君前”失态而招致不测之祸。我们试看晏几道的〔采桑子〕词写贵家歌妓“泪粉偷匀,歌罢还颦”的情景,便可揣知在“君前”演唱更应如何小心谨慎了。然而,这位宫女非但未能控制住自己的感情,而且刚一启齿,“一声”何满子,便禁不住“双泪”横流。这当然不是她在“君前”无所顾忌,而是由于“深宫二十年”,对这幽囚式的生活,其内心的怨愤积郁过于深重,乃至一遇上某种外在条件的触发——在这里便是令人肠断的《何满子》,感情的潮水便无论如何压抑不住,冲破闸门奔迸倾泻出来。“蓄之既久,其发必速”,这里所表现的正是连宫女自己也不自知其然的感情迸发。在电影上,“一声何满子,双泪落君前”只是一刹那之间的情事,是一个表情强烈的近景镜头。但这个镜头的艺术震撼力却主要不取决于它本身,而是“故国三千里,深宫二十年”所概括的深广生活内容和感情内容。如果要将这两句诗所概括的内容展示出来,那就必须拍摄一部主人公的宫廷生活传记。在电影上要花费很多镜头表现的“深宫二十年”生活,在诗歌中借助于高度概括而造成的丰富内涵,却可以用短短十个字来表达;而这十个字所提供的丰富内涵,就使作者着意表现的瞬间具有极其强烈的艺术感染力。不妨说,成功地运用铺垫手法,将它与高度的概括结合起来,以“二十年”突出短暂的瞬间,乃是这首小诗艺术构思的根本特点,也是它具有强烈的艺术感染力的奥秘所在。至于女主人公内心的怨愤究竟包含什么样的内容,读者根据“深宫二十年”的概括自可想像。“三千宫女胭脂面,几个春来无泪痕!”这辛酸怨愤之泪,决不可能单为一端(例如失宠)而发,“得宠忧移失宠愁”自然也应包括在内。

最后两句“一声何满子,双泪落君前”,则是以一声悲歌、双泪齐落的事实,将宫女埋藏极深的怨情表达的淋漓尽致。何满子,唐教坊曲名,曲调悲绝。根据诗人的创作背景,可知诗中宫女的冤情,是以歌舞受到皇帝赏识的时候迸发出来的。它代表的是所有失去自由的宫女的一种抗议。这与寻常见不到皇帝或失宠于皇帝的情感是截然不同的。

人们对这首诗的连用数字(三千、二十、一、双),印象很深刻。其实数字的叠用可以流于堆砌,也可以极富表现力。这首诗数字运用的成功,首先是由于它们在表现深远背景和强烈瞬间上,都是带有明显强调作用的关键性词语,而不是可有可无的点缀;同时,“三千”与“二十”叠用,具有加倍进层的作用,“一声”、“双泪”叠用,则又构成强烈的对比。因此,数字在这里便成为抒情的有力凭藉。

图片 5

诗写得直率而激切,但并不给人以一览无余之感。

综观张祜的这首诗,简括凝练、强烈有力。其中宫女喷薄而出的怨情,具有打动读者的艺术效果,可以说是令无数人读后落泪。虽然宫女制度的残酷性早已埋葬在了历史的尘埃中,但是诗中面对自由失去的呐喊,还是发人深省的。

这是由于在背景的概括和瞬间场景的描绘中都极富涵永的缘故。可见,激直并不等于乏味。

图片来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本文由威尼斯真人赌博官方网站发布于朗诵,转载请注明出处:所以宫怨诗中的悲伤意蕴可想而知,    【诗人简介】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