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秘的大门里露出黑暗的甬道,因着这场突如其来的雨

2020-04-21 作者:词注   |   浏览(110)

  北方的冬天来得始终要早很多

“算了,还是我告诉你吧。我和孟冰雨都是生物系的,我们的功课都算比较好,常代表班级去找老师什么的。冰雨还偶然帮教授做实验助手。她是个非常聪明的人,也是我们系最顶尖的高材生,教授非常器重她。”听到他这段对孟冰雨的夸奖,小蝶不禁羞愧地低下了头。因为她在课堂上太不起眼了,至今也没一个老师能叫对她的名字。“也许你已经听说了,去年我们生物系发生过车祸。车上三女一男,何娜与孟冰雨都是我的同学。奇怪的是车上还有一个女生,是我们S大的中文系研究生。但何娜和孟冰雨都不认识那个女研究生。何娜死得很惨,据说头都挤没了,血肉横飞。那个女研究生送到医院后也死了。开车的男的头部重伤,成了植物人。只有孟冰雨几乎毫发无损。”“她运气真好。”“是啊,但自那之后她就心事重重了,也许是对车祸记忆的恐惧吧。她似乎在寻找什么东西,又神秘兮兮不告诉别人。她经常在上课时发呆,低着头不知在写什么东西,和过去的孟冰雨简直判若两人。”小蝶试探着问道:“她还说过什么话吗?”“她说——”庄秋水咬着嘴唇想了片刻,“她说她要得到‘鬼美人’。”“鬼美人?”脑中刹那浮现起了那白衣女子,长长的黑发遮着脸庞,宛如画皮美人。小蝶胆子越来越大了,审问似的说:“你最后一次见到她是什么时候?”“已经是去年的事了,好像是在校园里,我看到孟冰雨急匆匆地走过,表情还很兴奋。她的嘴唇一直在动,好像自言自语。我和她打招呼,她也没理睬我。”月夜下的河边小道,几对情侣互相依偎着经过,小蝶尴尬地向外走了几步。庄秋水追问道:“告诉我,为什么要打听孟冰雨的事?”“没……没什么……我以后会告诉你的。”“好吧,不勉强你回答。”他抬腕看了看手表,“我送你回家吧。”她的脸立时就红了,摇摇头说:“不必了,我自己回去吧。对了,还有最后一个问题——你知道‘蝴蝶公墓’吗?”“很抱歉,”他不耐烦地扭过头,看着苏州河水说,“我不知道!”小蝶不知该说什么好了:“今天麻烦你了……那就,再见吧。”说罢她已经转身了,忽然又回过头说:“哦,还你的伞!”她把伞交到庄秋水手中,低下头小跑着离开了。月亮,又躲到云朵里去了。6月10日晚上20点55分尚小蝶回到了家里。她悄悄躲进房间,只觉得自己刚才真傻,不知道庄秋水是怎么想的,大概在他眼里她就是个丑小鸭,一个不会说话的傻丫头,没人要没人理的像堆垃圾。“你真傻!真傻!真傻!”她对着镜子里的自己嚷道,然后走到窗帘后面,望着对面三楼黑暗中的窗户。英格兰与巴拉圭的比赛开始了,虽然开着电视机,却没心思再看贝克汉姆了。小蝶坐到写字台上,孟冰雨的笔记本还摊开着,正好是上午看到的那一页,最后一行字是:这是打开“蝴蝶公墓”的钥匙吗?后面是生物系的专业课笔记,全是孢子植物之类的东西。翻过去是孟冰雨的话——我查到野生了!他是80年代的诗人,野生是笔名,在S大读书时已诗名远播,与舒婷、北岛、顾城等人齐名。代表作《幽灵小溪》曾在中国新诗界风靡一时,写的就是隐藏在S大校园里的那条小河。诗人毕业那年,人们在他笔下的“幽灵小溪”里发现了他——法医鉴定是溺水身亡。从此,“幽灵小溪”也渐渐成了这条小河的别称。那一年,野生感到灵感枯竭,再也写不出《幽灵小溪》那样的作品了。为了获得新的灵感,他居然找到了“蝴蝶公墓”!因此写了一首叫《蝴蝶公墓》的诗。但大家都认为他喝醉了吹牛。也没人看到过野生的《蝴蝶公墓》,诗稿还未发表,他就淹死在小河里了。《蝴蝶公墓》诗稿,怎么会被“鬼美人”白霜埋葬了呢?我通过表姐才搞明白——白霜在写一篇关于80年代先锋诗歌的论文,其中有关于野生的章节。白霜对他有浓厚的兴趣,深入研究野生的诗歌和生平。一次偶然的机会,她发现了野生的手稿《蝴蝶公墓》,可证明野生确实去过那个神秘所在。也许野生还留下了其他线索,比如地图之类的。总之,白霜依靠他留下的东西,幸运地找到了蝴蝶公墓。然后,她把诗稿埋在“幽灵小溪”边。好一个聪明机智的“鬼美人”。老天保佑,我刚才发现诗稿的秘密了!“蝴蝶公墓”网站的神秘地图也被我破译了。明天,就是明天——我要根据这些密码的指示,按图索骥前往黄泉路,去寻找我的蝴蝶公墓。我的蝴蝶公墓。我的鬼美人。“我的鬼美人?”小蝶喃喃地念出了最后这一句。这是什么意思呢?“鬼美人”不是研究生白霜吗?难道还有其他“鬼美人”?天知道那是个什么东西!还有“蝴蝶公墓”网站里的神秘地图,孟冰雨究竟是怎么破译的?和诗稿又是什么关系呢?尚小蝶想着想着,便打开电脑上线了。根据电脑里储存的历史纪录,她第三次进入了“蝴蝶公墓”网站。又是开头的美女与骷髅的蝴蝶,再是首页的“蝴蝶公墓”四个大字。点击文字里的“地狱与天堂”,进入“蝴蝶公墓地图”。仔细地看着这幅神秘的地图,尚小蝶始终不得其门而入,上面的线路实在太古怪了,根本联想不到任何东西。“蝴蝶公墓”究竟在哪呢?她先将地图保存到“图片收藏”里,又带着满腹的疑惑,点击了下面的十字架。网页化作了“黄泉九路”的路牌,如果这张照片不是PS做出来的,那么说明一定有这个路,可为什么孟冰雨在笔记里说没有呢?接着,她点击“黄泉九路”路牌的图片,屏幕上出现一道古老的大门,左右门板打开进入一个新的网页。电脑喇叭里响起奇异的旋律,在充满灵气的前奏之后,某个磁性的年轻女声唱了起来。瞬间,耳朵被轻刺了一下,天籁般的歌声充满了这个夜晚。她的心也一下子变得空灵安静,怔怔地坐在电脑屏幕前,任音响慢慢占据耳膜,又渐渐扩散到全身每一寸肌肤。就是这个女声,前天凌晨梦到的那个女声,她清晰地记得梦中的声音——你在地底潜伏我在人间等候你吐丝作茧自缚我望眼欲穿孤独柔和的歌声带有另一个时代的风味,似乎能融化整个夜晚。梦中的声音化为了现实,抑或是此刻做了一个梦?随着婉转的歌声继续,她的目光落到了屏幕上,神秘的大门里露出黑暗的甬道,居然像电子游戏里的画面。甬道地上铺着青色的石板,从拱顶上投下白色的月光,宛如古代陵墓的地宫般悠长。这首歌持续了大约四分钟,尚小蝶仔细地倾听着每一句歌词。她发现歌者的发声并不标准,但又不是那种港台腔的感觉,而是一种更遥远的异域风情。难以言述,又充满震撼力,随着甬道的画面不断向前,仿佛自己正走在地底,前往无边无际的地宫深处……音乐终于结束了,甬道也自然地走到了尽头,屏幕上出现了一道紧闭的大门。大门上写着一行字——既是地狱,又是天堂。人人都想进入,但人人都不敢进入。这句话就像哲学课的作业。她重新找到了鼠标,点开了这道地下大门。就在大门开启的刹那,电脑屏幕突然一片漆黑,小蝶还以为走进了更深的地洞,却发现电脑完全没有反应了。随即,屏幕又到了WINDOWS启动的画面,原来刚才是突然死机重启了。她怎么也想不明白,怎么会突然死机的呢?焦急地等待了两分钟,电脑又进入了桌面状态,幸好并没有什么异常。她重新上线要进入“蝴蝶公墓”网站,但首页无论如何也打不开了。又重新试了试其他网站,都能很顺利地打开的,网络传输也完全没有问题。难道是对方服务器突然出事了?小蝶又使用浏览器的历史记录,试图进入“蝴蝶公墓”网站的其他部分,但依然是徒劳无功。这个奇异的网站就像被施了魔咒,挂上了一副牢固的大锁,任何人都不能再进去了。尚小蝶终于放弃了,她无奈地关掉电脑,又拿起了孟冰雨的笔记本。刚才读到了“我的鬼美人”,已经是整个笔记本的后半部分了,后面又空了许多页。她一直翻到最后一页,又看到了血红色的毛笔字——我从蝴蝶公墓回来了我找到了鬼美人谢天谢地我成功了6月11日清晨7点55分尚小蝶的世界仍然是深夜。月明星稀,乌鹊南飞,绕树三匝,无枝可依。她看到了那棵大树,在月光下凄惨地矗立着,脚下是松动而肮脏的泥土。她看了看头顶,除了月亮以外,还有一栋高大残破的房子。奇怪的是她并非要到房子里去,而是背朝着房子大门,像是刚从那里面出来。自己是如何到这里来的,又是如何从这栋大房子里走出来的,尚小蝶完全是一无所知。只知道在此时此刻她来到了此地,头顶悬挂着此月,脚下踩踏着此土,眼前呈现着此景——墓地。小蝶的眼前是一大片墓地,许多棺材隐隐露出地面,鬼火正在地底闪烁着。正当她犹豫着要穿过墓地时,身后却隐隐响起了某种歌声。又是那个女子的清唱,声调柔和优美,在暗夜里传出去很远很远。是的,她又听清楚歌词了:“你在地底潜伏/我在人间等候/你吐丝作茧自缚/我望眼欲穿孤独……”幽灵的歌声在为她送行?小蝶缓缓踏入坟场,每走一步都在颤抖,每一寸土地下都埋着枯骨。忽然,身后又响起一种奇怪的声音,有某个东西渐渐靠近了她。冷冷的风从后脖子袭来,又从她的衣领里钻进去,抚遍了她全身。想要拼命地喊出来,但嘴里却什么声音都发不出。想要撒开腿往前跑,脚下却怎么也动不了。终于——摸到她身上了。那是一只冰凉的手,轻轻搭在小蝶的肩头。她浑身颤栗着回过头来,在见到那张脸之前,整个人却倒在地上。于是,尚小蝶睁开了眼睛。她发现自己正躺在地板上,又是一个可怕的噩梦。梦的歌声却是在“蝴蝶公墓”网站里听到的,难道那就是“蝴蝶公墓”吗?柔和的天光洒遍房间,小蝶的脸侧贴着地板,双手与双脚伸开,看着倾斜的世界。现在的样子适合在恐怖片里扮演死尸。幸好没有着凉,仰头看着墙角,笛子像箭矢扎入视线。这不是荒村的笛子。笛子表面涂着暗黄色的漆,并用深棕色丝线缠绕着。在靠近吹孔的那端,刻着一只翩然欲飞的蝴蝶。小蝶伸手取下笛子,温柔地抚在手心。竟能闻到芦苇的气味,这是笛膜的原料。这支笛子从小时候就跟着她,是她童年惟一引以为傲的特长。她将笛孔贴在唇上,气息缓缓送入笛管。笛膜微微地颤动,发出了几个悦耳的声调。她深深吸了口气,幽幽地吹了起来。音波刹那从笛孔冲出,宛如无数林间小鸟。清晨的笛声有很强的穿透力,一直飞越到南唐的宫殿——无言独上西楼,月如钩。寂寞梧桐深院锁清秋。剪不断,理还乱,是离愁。别有一番滋味在心头。这是李后主的词,词牌名《相见欢》,后来被邓丽君翻唱了。初中时偶然听到这支曲子,便喜欢得不得了。记得高中的暑期,每逢傍晚她就会躲到窗帘后面,偷偷吹响这支曲子。突然房门打开,爸爸走进来大声道:“别吹了!”小蝶的笛声戛然而止,她躲进墙角低下头来。爸爸发脾气了:“大清早吹什么破笛子?星期天邻居们都睡得晚,你要把整幢楼都吵醒啊?再敢吹我就把它给扔了!”“不!”小蝶紧紧护住了笛子,将它牢牢地裹在胸前,“你不可以碰它!这是我妈妈留给我的笛子……妈妈留给我的……”听到“妈妈”这两个字,爸爸的表情也缓和了下来,眼神里也藏着几分难受。他上来摸摸女儿的头发说:“对不起,宝贝。”尚小蝶不再说话了,只是痴痴地抱着笛子,仿佛抱着妈妈的手。爸爸伤心地摇摇头,退出了女儿的房间。她慢慢抬起头来,目光突然变得冰凉。她看着摊在写字台上的本子,孟冰雨笔记的最后一页——蝴蝶公墓。没错,它正在召唤着她,通过那神秘的网站,通过天籁般的歌声,通过每夜造访的梦境!“蝴蝶公墓”不停地呼唤着尚小蝶,她不能抗拒,也无法抗拒。她用力地喘息了几下,又打开了自己的笔记本电脑。“图片收藏”里已经有那幅“蝴蝶公墓地图”了。此刻,这幅神秘的地图,如迷宫呈现在屏幕上。说不清是哪个年代的,更看不出是哪个地方。小蝶仔细回想了孟冰雨的笔记,也许只有野生的诗稿,才能帮助她破译这幅地图。于是,小蝶又拿出了《蝴蝶公墓》旧诗稿,从头到尾仔细地读了一遍:谁在城市的边缘哭泣谁走过黄泉路的晨曦是幽灵在编织地图魔鬼的棋盘已填满棋子对啊,整部诗稿的开头四行,已明确了“蝴蝶公墓”的大致方位——“城市的边缘哭泣”,应该是在市郊接合部的位置,也就是孟冰雨他们出车祸的地方。“黄泉路的晨曦”,虽然她不知道有没有“黄泉路”,但视频里确实出现过那个地方,“晨曦”大概就是野生造访的时间吧。诗稿第三行“是幽灵在编织地图”,再看看电脑屏幕上的“蝴蝶公墓地图”,这分明就不是人画的图,而是出自女妖或幽灵的手笔吧。第四行“魔鬼的棋盘已填满棋子”——“棋盘”代表什么?目光落到了地图左下角,有片直线纵横交错的方格,看起来正与棋盘一样。里面画满了各种奇异的符号,有鲜花、骷髅、十字、大叉、五角等等,不正像棋盘上的棋子吗?这种棋盘状的格局,如果放到现代地图上,正是经纬线纵横交错的布局——经纬?小蝶刹那想到了那个路名:经纬三路!正是孟冰雨他们发生车祸、“鬼美人”白霜香消玉殒的这条路,难道“蝴蝶公墓地图”上的这个角落,就是野生诗稿中所写的“黄泉路”?对,撞车视频里“黄泉九路”的路牌,也一定在那个位置附近,也许“经纬三路”就是“黄泉九路”?她知道最近这十几年来,随着城市范围不断扩大,许多郊区和工业区的路名都有变化,今天的路名大多是后来才命名的,也许“黄泉九路”就是这条路过去的名字,而那个老路牌由于某种疏忽,一直没有被拆掉而留在偏僻的角落,所以孟冰雨后来再也找不到这条路了?没错,“蝴蝶公墓”就在这条“经纬三路”附近!尚小蝶又念出了诗稿第五到第八行——即将沉没的船只是否看见黑夜中的海岬波塞冬孤独的灯塔正在时光的折磨下锈蚀这四句话是什么意思呢?是描写海边的情景?一艘迷航的船只靠近海岸,或许它已驶入了危机四伏的暗礁群,稍有不慎就会触礁沉没。此刻惟一能解救它的,就是海岬上的灯塔,为航船照亮正确的方向!忽然,小蝶感觉自己就像一艘暗礁边的小舟,在狂风暴雨中迷失了方向,随时都可能撞得粉身碎骨。她确实需要一座灯塔,帮助自己找到正确的航线,去发现黑暗迷雾中的“蝴蝶公墓”——她一下子就明白了,“灯塔”不就是航海的坐标吗?既是指引航行方向的坐标,也是指引人们寻找“蝴蝶公墓”的坐标。只要能找到这座“灯塔”,就可以顺藤摸瓜发现“蝴蝶公墓”!地图上是否有这样的坐标?她赶紧仔细看着屏幕,“蝴蝶公墓地图”左下角的“棋盘”上,那些密密麻麻的符号里,有一个正好画着灯塔的形状!对,这里正是发现“蝴蝶公墓”的坐标!小蝶立刻找出了现在的本市地图,这是爸爸学驾驶时买的最新版,根据地图反面上的路名索引,她很容易找到了“经纬三路”的位置。这里有“经纬一路”直到“经纬九路”的九条路,同样在地图上呈现出棋盘状,正好与“蝴蝶公墓地图”上的这个角落相一致。波塞冬孤独的灯塔

威尼斯app官网下载 1

  仿佛为了送即将离开的自己

那是秋天里难得的好天,天蓝如洗,流云似烟,树上还有残存的绿叶在阳光下轻颤,地上却已积了厚厚的一层落叶,踩上去轻柔舒适。偶尔有几只麻雀从路人身边掠过,吓人一跳,又躲回枝梢“叽叽喳喳”的嘲笑。

  稀稀落落的的雪白色

是一个适合邂逅美丽的时辰,她想。

  倒悬在街道边的枫树枝头

彼时,她坐在咖啡馆靠窗的位置,手捧一杯卡布奇洛的温暖,指尖有淡淡的香气缭绕,窗外一棵高大的法国梧桐沐浴着夕阳,树下写生的男子,年轻而忧郁。

  三三两两的行人缓缓走过

她发现,咖啡加酒是会醉的。

  留下一串串脚印

窗外,悉悉索索的下着雨,男孩牵着女孩的手跃过一处水洼,树上一只不知名的鸟张开翅膀护住巢。她和他相对而坐,因着这场突如其来的雨。

  一直到远方

许多年以前,他们也曾“惊心动魄”的相遇过,在大学的图书馆,两个书虫撞到一起,校园里的爱情是那样的单纯自然,就像是一个成长的故事,又像是习惯的改变。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

习惯同另一个人分享快乐与悲伤,习惯为另一个人担心,习惯一起丈量那条不曾注意过的青石板路,习惯聊一些漫无目的的话题。

  早已习惯了周围一切的人们会不会发现

后来,一切又都变了,即使变化也是那样的自然,一个说喜欢南国的暖风,一个向往北国的风霜,一个想要停留,一个却渴望远行,原来,两个人之间早有那么多的不同,这段恋爱在毕业那天终于无疾而终。

  在街角的一栋小院子里

后来,她一个人经历了许多事后,来到这座城市,开了这间咖啡馆,却不曾想,竟再次遇到了他。

  那个善良淳朴的年轻人

他问:“这些年你过的好吗?”她笑笑,没有回答,而是看着面前的咖啡杯,勤工俭学的小囡用牛奶在她的咖啡上绘出了一个心形图案,这可爱的女娃,有一颗伶俐透彻的心。

  早已经离开了

他问了一连串问题,而她始终没有说话,终于,他忿然离开,她想,他一定不会再来了,自尊心那么强的一个人。可是,她是宁愿被他恨,也不要他同情自己的。

  不是他们不想留下来

小囡失望的问她:“芸姐,为什么不告诉他呢?”

  但是现实往往很让人感伤

“我不想他因为同情而留下”她拿出笔在纸上写到。

  可能是家里老人

威尼斯app官网下载,“你是不想破坏自己在他心中的美好形象吧?”

  也可能是在老家的孩子

“事故发生在我们分开之后,不该让他承担这份悲伤,我也不愿成为他的羁绊”她看着面前这刚上大学的女孩,并不指望她能懂,“很久以前,你这般大的时候,我们还能无所顾忌的爱,但现在,我连爱都说不出来了。”

  也可能这个城市

她以为爱情已离她远去,却不曾想,3天后,他再次来到她面前,胡须拉碴,头发凌乱,但精神却很好。

  早已经不是他们当初想要待下来的样子

他说:“我三天没睡了”,她疑惑,他不是爱计较的人。

  都市夜晚的喧嚣

“我知道了”,他很兴奋的说,她苦笑,虽然有意遮掩,但他还是知道了,她忽然觉得有些悲凉。

  惊醒了刚上火车的那个将要离开的青年

可能注意到她表情的变化,他冷静下来,温柔的说:“我知道,现在我如果说仍然爱着你,你一定会当成是我在同情你,毕竟,我们都是一样的倔强,所以,请你先看下这个。”

  他默默地看着窗外

她接过他递来的一叠纸,翻开发现,竟是她的画像,在云端,在海上,在塔顶,在林间,在他去过的每一座城市,离开后,他才发现,他已走不出她的视线。

  看着那一座生活了快十年的城市

最后几张,是她喝咖啡时的画像,“那几天,我一直想不明白,不停的喝咖啡,翻看以前的画稿,突然想起,这几天给你写生的时候发现,即使你在与别人聊天的时候,也不曾动过嘴,而是用笔在纸上写写画画,所以我想,可能发生了什么”

  突然发现原来自己已经待了这么久

原来如此,她还以为是小囡说的,却是因为他不肯轻易的放弃。

  久到已经忘记自己依旧只是个外乡人

“喝咖啡吗?”她用笔在纸上写下。

  他轻轻的打开窗户

“白糖,不加咖啡”他狡猾的笑笑,“这三天喝够了。”

  窗外零散的冰雨

咖啡喝到最后,还是那一份醇香与苦涩,就像所有爱情的起因与结局,终是那一份不舍与心悸。

  顺着寒风飘了进来

  飘到了他那憔悴而带有些许期待的脸庞

  这冰雨

  他一点都不感觉冷

  甚至还有点暖和呢

本文由威尼斯真人赌博官方网站发布于词注,转载请注明出处:神秘的大门里露出黑暗的甬道,因着这场突如其来的雨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