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簟银床梦不成,吊古行旅之作感叹深切

2020-04-21 作者:词注   |   浏览(182)

    【诗人简要介绍】

作者:温庭筠

瑶瑟怨

    温八吟: (约812 - 约870),本名岐,字飞卿,波德戈里察祁(今山西汾阳市)人。唐宰相温彦博后代。早年文思泉涌,以词赋盛名,然屡试不第,客游淮间。宣宗朝试宏辞,代人作赋,以打扰科场,贬为隋县尉。后许昌都督署为巡官,授检校员外郎,不久相差宜春,客于江陵。懿宗时曾经担负方城尉,官终国子教师。诗词工于体物,设色丽,有声调色彩之美。吊古行旅之作感叹深切,气韵清新,犹存风骨。

冰簟银床梦不成,碧天如水夜云轻。

温庭筠

**    瑶瑟怨

雁声远过潇湘去,十六楼中月自明。

  冰簟银床梦不成, 碧天如水夜云轻。
  雁声远过潇湘去, 十九楼中月自明。

    温庭筠**

【注解】:

  诗的难点和内容都很含蓄。瑶瑟,是玉镶的精粹的瑟。瑟声悲伤怨恨,相传“泰帝使素女鼓七十弦瑟,悲,帝禁不唯有,故破其瑟为五十四弦”(《汉书·郊祀志》)。在齐国诗句中,它常和别离之悲联结在一同。题名“瑶瑟怨”,正暗中提示诗所写的是女孩子分其他哀怨。

    冰簟①银床梦不成,

1、冰簟:喻竹席之凉。

  头一句正面写女主人公。冰簟银床,指冰凉的竹席和银饰的床。“梦不成”三字很可赏识。它不是相近地写因为伤离念远难以成眠,而是写他寻梦不成。会晤迷茫难期,只可以将希望寄托在本属虚幻的梦幻上;这段时间后,难以成眠,竟连梦之中碰着的不留意素愿也泡汤了。那就越来越深一层地表现出别离之久远,挂念之倾心,汇合之难期和深负众望之鲜明。一觉醒来,才发觉连虚幻的梦幻也未曾有过,伴着团结的,唯有散发着孟秋凉意和孤寂气息的冰簟银床。—那后一种意境,就好像比在冰簟银床的上面夜不成寐反侧更有趣有风味。我们好像能够听见女主人公轻轻的叫苦不迭。

    碧天如水夜云轻。

2、潇湘:水名,在今福建省外。

  第二句不再续写女主人公的心态,而是宕开写景。展今后前头的是一幅清寥淡远的晴空夜月图:孟秋的傍晚,长空澄碧,月光似水,只不经常有几缕飘浮的云絮在半空中轻轻擦过,更显示夜空的澄洁与万顷。这是二个空镜头,境界清丽而略带寂寥。它既是女主人公活动的条件和背景,又是她眼中所见的山水。不止映衬出了人物皎洁轻柔的影象,而且暗透出人物清冷寂寞的心态。孤居独处的人直面那清寥的景色,心中萦回着的恐怕正是“碧海瑞夜夜心”一类的感触吧。

    雁声远过潇湘②去,

【韵译】:

  “雁声远过潇湘去”,这一句转而从听觉角度写景,和上句“碧天”紧相承继。夜月不明,飞过碧天的原鹅是不易于见到的,只是在视听雁声时才掌握有雁飞过。在幽静的午夜,雁叫更充实了鲜为人知孤寂的情调。“雁声远过”,写出了雁声自远而近,又由近而远,稳步磨灭在半空中之中的长河,也从左侧暗暗提示出女主人公凝神屏息、倾听雁声南去而若有所思的情景。古有湘灵鼓瑟和雁飞然而洛阳的旧事,所以这边有雁去潇湘的联想,但同一时间也许和女主人公心之所系有关。雁足留书。听到雁声南去,女主人公的笔触也被拖曳到西边。大约正暗意女人所驰念的人在遥远的潇湘那边。

    十八楼中月自明。

银床竹席多凉爽,小编却偏偏不能够入眠;

  “十六楼中月自明”。前边三句,分别从女主人公所感、所见、所闻的角度写,末句却似撇开女主人公,只画出沉浸在明亮的月底的“十三楼”。《史记·孝武本纪》集解引应劭曰:“昆仑玄圃五城十四楼,此仙人之所常居也。”诗中用“十五楼”,只怕借以暗意女主人公是女冠者流,可能借以形容楼阁的南开,点明女主人公的贵家女孩子身份。“月自明”的“自”字用得很有情味。孤居独处的离人直面明月,会勾起分其余思绪,团圆的期待,但月本阴毒,仍自照临高楼。“玉户帘中卷不去,捣衣砧上拂还来。”作家虽只写了擦澡在月光中的高楼,但女主人公的孤寂、怨思,却看似融化在这里似水的月光中了。那样以景结情,更扩展了悠然不尽的余韵。

    【注释】

长空澄碧如水,夜里云絮轻轻地飘落。

  那首写女生别离之怨的诗颇为特别。全篇除“梦不成”三字点出人物以外,全部皆以风光描写。整首诗就象是多少个组接得很抢眼的写景镜头。小说家要器重表现的,并不是女主人公的切实心情活动、观念心境,而是经过景物的描绘、组合,渲染一种和东道主相思别离之怨和煦统一的气氛、情调。冰簟、银床、秋夜、碧空、明亮的月、轻云、南雁、潇湘,以致笼罩在月光下的玉楼,那总体,组成了一幅清丽而包含寂寥哀伤情调的美术。整个画面包车型地铁色调和谐地集结在和平朦胧的月光之中。读了这么的诗,对诗中人物的观念心思大概唯有五个渺茫的印象,但这全体浓烈诗意的色彩、氛围却将长日子留在回忆中。

    ①冰簟:清凉的竹席。

天涯传来几声雁叫,雁群飞过潇湘去;

  回到诗题。“瑶瑟怨”是或不是只是暗中提示女孩子的别离之怨呢?留神出主意,似同不平时间暗指诗的剧情与“瑟”有关。“中夜不能寐,起坐弹鸣琴”(阮籍《咏怀》),写女主人公夜晚弹琴(瑟)抒怨也是唯恐的。借使说温诗首句是写“中寝不安席”,那么后三句恐怕正是暗写“起坐弹鸣琴(瑟)”了。可是,写得极含蓄,差不离不露印迹。它把弹奏时的条件气氛,音乐的意象与感染力,曲终时的风貌都溶化在显明的画面中。弹瑟时正好有雁飞往东方,就象是因瑟声的千古流芳引来,又因不胜清怨而飞去雷同。曲终之后,鸦雀无闻,惟见月照高楼,流光徘徊。弹奏者则若有所思,若有所失。那样敞亮,诗的抒情气氛就如更浓一些,题面与内容也更相配一些。

    ②潇湘:二水名,在今广东境。此代指楚地。

十三楼中夜已深,只有月球洒着寒光。

    【简析】

【评析】:

    诗是写女孩子分其他怨怨哀哀,蘅塘退士阐明:“通首布景,只梦不成三字露怨意。”诗所写的是梦不成现在之所感、所见、所闻的情景。全诗象是三种衔接紧凑的写景镜头,展现了女主人公的心境活动和观念情绪。冰簟、银床、碧空、光明的月、轻云,南雁、潇湘,以致于月光笼罩下的玉楼,组成了一组离人幽怨的秋夜图,渲染了一种和主人离怨心思统一协调的色彩和空气。诗中虽无“怨”字,可是怨意自生。

诗是写女孩子分别的怨怨哀哀,蘅塘退士解说:“通首布景,只梦不成三字露怨意。”

诗所写的是梦不成现在之所感、所见、所闻的光景。全诗象是两种衔接连贯的写景镜头,表现了女主人公的心绪活动和观念心情。冰簟、银床、碧空、明亮的月、轻云,南雁、潇湘,以致于月光笼罩下的玉楼,组成了一组离人幽怨的秋夜图,渲染了一种和东道主离怨心绪统一和煦的情调治将养气氛。诗中虽无“怨”字,然则怨意自生。

本文由威尼斯真人赌博官方网站发布于词注,转载请注明出处:  冰簟银床梦不成,吊古行旅之作感叹深切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