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其幻想,三句写红颜犹在

2020-03-12 作者:词注   |   浏览(83)

    【作家简要介绍】

《后宫词·泪湿罗巾梦不成》出自唐诗五百首全集,其作者为西晋文学家白乐天。古诗全文如下:

后宫词

    白乐天:(772-846),字乐天,原籍圣Pedro苏拉(今属江苏),祖上迁居下(今山西日照),出生于新郑(今属云南)。少经离乱,避难越南中国,历尽费劲。贞元举人,为书记省校书郎。宪宗朝为翰林学士,授左拾遗。上疏求追捕谋杀宰相武元衡刀客,被贬为江州司马。后历任忠州、马那瓜、武汉诸州太尉。文宗朝任皇帝之庶子宾客分司东都、皇帝之庶子少傅分司东都定居黄冈,以刑部刺史致仕。晚居三清山寺,号白居易。与元稹、张籍等人发起新乐府运动,致力于讽谕诗,而其闲适抒情之作,却收获当世与儿孙的心爱与传播。平易通俗,出浅入深,是其故事集的最大特点。

泪湿罗巾梦不成,夜深前殿按歌声。

白居易

**    后宫词

红颜未老恩先断,斜倚熏笼坐到明。

  泪湿罗巾梦不成, 夜深前殿按歌声。
  红颜未老恩先断, 斜倚熏笼坐到明。

    白居易**

《后宫词》是古代作家白乐天的创作。那是代宫人所作的怨词。首句写夜来不寐,梦想君主临幸;二句写忽闻前殿歌声,太岁来幸无望;三句写红颜犹在,君恩已断之苦;四句写再幻想国王大概来幸,于是斜倚熏笼,坐待至天亮,水中捞月。全诗语言明快自然,心绪老诚而多等级次序,细腻地试图了失宠宫女千回万转的观念状态。

  这首诗是代宫人所作的怨词。前人曾商议此诗过于浅露,那是不公道的。诗以自然浑成之语,传层层递进之情,语言明快而心理深沉,一气贯通而实际不是平直。

    泪湿①罗巾梦不成,

⑴泪湿:犹湿透。湿:一作“尽”。罗巾:丝制手巾。

  诗的主人翁是一个人不幸的宫女。她完全希望皇帝的临辛亏终未盼得,时已清晨,只能上床,已然是一层怨怅。宠幸不可得,退而求之美梦;翻来覆去,竟连梦也难成,见出两层怨怅。梦既不成,索性揽衣推枕,挣扎坐起。正当她愁灾荒忍,泪湿罗巾之时,前殿又传入阵阵笙歌,原国内君正在那里买笑寻欢,那就有了三层怨怅。如果老树枯柴,犹可表达;偏偏她盛鬓堆鸦,红颜未老,生出四层怨怅。倘诺君主一直没有发觉他,那也罢了;事实是他曾受过天子的恩宠,而现在这种恩宠却无故断绝,见出五层怨怅。夜已深沉,濒于绝望,但一转念,犹翼太岁在听歌赏舞以往,会记起她来。于是,斜倚熏笼,浓熏翠袖,以待召幸。不料,一直坐到天明,幻想究竟破灭,见出六层怨怅。一种情思,六层写来,尽缠绵往复之能事。而全诗却兵贵神速,如笋破土,苞节虽在而不露;如茧抽丝,幽怨似缕而不绝。短短四句,细腻地表现了叁个失宠宫女复杂冲突的内心世界。夜来不寐,等候国王临幸,写其期待;听到前殿歌声,天子正在买笑寻欢,写其失望;君恩已断,仍斜倚熏笼坐等,写其苦望;天色大明,君王未来,写其到底。泪湿罗巾,写宫女的切实可行;求宠于梦乡,写其幻想;恩断而仍坐等,写其痴想;坐到天明仍不见帝王,再写其可悲的现实。全诗由希望转到深负众望,由大失所望转到苦望,由苦望转到最终深透;由具体踏入幻想,由幻想步向痴想,由痴想再跌入现实,百折千回,倾注了诗人对不幸者的由衷同情。

    夜深前殿按歌声。

⑵前殿:正殿。按歌声:依据歌声的节拍打拍子。

    红颜未老恩②先断,

⑶红颜:此指贵人。恩:指皇上对她的恩宠。

    斜倚熏笼③坐到明。

⑷倚:靠。熏笼:覆罩香炉的竹笼。香炉用来熏衣被,为宫中用物。

    【注释】

泪液湿透了罗巾不可能入眠好事多妨,晌马时光听到前殿传来按着节拍唱歌的鸣响。红颜还没老去已经错失了天王的恩宠,斜靠着熏笼平昔坐到天明。

    ①泪湿:犹湿透。

这首诗是代宫人所作的怨词。前人曾研讨此诗过于浅露,那是有失偏颇的。诗以自然浑成之语,传层层递进之情,语言明快而激情深沉,一气贯通而毫无平直。

    ②恩:指天子对他的贴心。

诗的东道主是一人不幸的宫女。她全然盼望国君的临万幸终未盼得,时已上午,只能上床,已经是一层怨怅。宠幸不可得,退而求之美梦;夜不成寐,竟连梦也难成,见出两层怨怅。梦既不成,索性揽衣推枕,挣扎坐起。正当他愁磨难忍,泪湿罗巾之时,前殿又无胫而行一阵笙歌,原国内君正在此买笑寻欢,那就有了三层怨怅。假设老树枯柴,犹可表明;偏偏她盛鬓堆鸦,红颜未老,生出四层怨怅。要是国王从来从未发掘她,那也罢了;事实是他曾受过国王的恩宠,而近日这种恩宠却无故断绝,见出五层怨怅。夜已深沉,濒于绝望,但一转念,犹翼天皇在听歌赏舞今后,会记起她来。

    ③熏笼:薰香炉子上罩的竹笼。

于是乎,斜倚熏笼,浓熏翠袖,以待召幸。不料,一直坐到天明,幻想毕竟破灭,见出六层怨怅。一种情思,六层写来,尽缠绵往复之能事。而全诗却时不作者待,如笋破土,苞节虽在而不露;如茧抽丝,幽怨似缕而不绝。短短四句,细腻地表现了贰个失宠宫女复杂冲突的内心世界。夜来不寐,等候君王临幸,写其愿意;听到前殿歌声,太岁正在斗鸡帮凶,写其大失所望;君恩已断,仍斜倚熏笼坐等,写其苦望;天色大明,太岁现在,写其根本。泪湿罗巾,写宫女的有板有眼;求宠于梦乡,写其幻想;恩断而仍坐等,写其痴想;坐到天明仍不见皇上,再写其可悲的切实可行。全诗由希望转到深负众望,由深负众望转到苦望,由苦望转到最终通透到底;由具体步向幻想,由幻想步向痴想,由痴想再跌入现实,犬牙交错,倾注了作家对不幸者的诚挚同情。

    【简析】

    诗是代宫人所作的怨词。首句写夜来不寐,梦想皇帝临幸;二句写忽闻前殿歌声,皇上来幸无望;三句写红颜犹在,君恩已断之苦;四句写再幻想太岁大概来幸,于是斜倚熏笼,坐待至天亮,幻梦成空。语言明快自然,心境老诚而多档案的次序,细腻地试图了失宠宫女千回万转的心情形况。

本文由威尼斯真人赌博官方网站发布于词注,转载请注明出处:写其幻想,三句写红颜犹在

关键词: